纺织行业产业链深度研究:全球纺织产业发展史(上)

2021-12-20 08:49:44 645


全球纺织产业发展史:
以深厚的产业基础向高附加值材料转型

纺织材料产业链梳理:自上而下从重资产到重人力,差异化纺织材料附 加值高

服装的初始产品是纱线,纱线由纺织纤维拧成。纺织纤维根据制作过程所需的原料和工艺不同大体上分为化学纤维和天然纤维,其中化学纤维又分为合成纤维和人造纤维。天然纤维直接由天然物质棉麻毛丝组成,人造纤维是先由棉短 绒、木材、醋酸等天然原料加工形成相应的纤维素再合成,合成纤维是先由石油提炼产生的各类化工品再通过化学反应合成。纱线通过织造和染整形成不同 种类的面料,包括合纤面料、人纤面料、天然纤维面料和不同种类纱线混合织 造的混纺面料。同时辅料主要包括拉链纽扣等,由根据成衣设计需要生产,在 面料裁剪缝纫同时搭配辅料,最终形成成衣。

从产业链各环节看,成衣等终端加工偏向劳动密集型产业,对人力需求较大, 附加值偏低。而服装的差异化功能如吸汗、透气、保暖、防水等,主要由纱线 和面料提供,因此差异化的纱线和面料开发对制造商研发能力要求较高,同时 辅料对服装外观与功能性也具有较大影响。总体而言,产业链自下而上,对设备和资本要求越高,对人力需求越少,而其中对终端产品功能性起到较大影响的差异化纱线、面料等纺织材料具有较高的附加值。

全球纺织业复盘:百年历史,五轮大迁移,伴随产业结构升级

自第一次工业革命给纺织工业带来源源不断的动力后,全球纺织业共经历五轮 大迁移,从英国到美国,美国到日本,日本到韩台港到中国大陆,再从现在部分迁移到东南亚,转移伴随着经济发展与劳动力成本的提升以及贸易环境的变 化。从各环节迁移顺序看,成衣等偏向终端加工、具有劳动密集属性的产业率 先迁移,随后再到偏低附加值纺织品产能的迁移,最终到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 专注于高端制造和技术研发。从当前形势看,中国纺织业继续雄踞全球领导地 位,实现产业链纵向延伸,高附加值产业链环节正在蓬勃发展,低附加值终端 加工环节正向东南亚地区溢出。

1)19 世纪末~20 世纪初:起源英国,一战后迁移到劳动力和资源丰富的美国

第一次工业革命爆发,纺织工业起源英国,1851 年英国 60%的棉纺织品出口 到全球,占国内总出口的 40%,1890 年英国棉纺纱产量 4240 万锭(美国/日 本仅 1400/28 万锭),19 世纪末英国棉纺业原料棉花主要从印度殖民地大量进 口,具有成本低廉的相对优势。但随着一战爆发使得英国出口陷入低迷,加上 劳动力成本和原料相对匮乏,棉纺工业生产逐步由劳动力充足和资源丰富的美 国承担,20 年代,美国棉纱产量占到全球 50%以上。在纺织业蓬勃发展的同时,服装辅料作为伴生行业应运而生,起初服饰的辅料 以钮扣为主,主要用以“衣服的关闭”,1893 年美国人维特康·贾德森申请“移 动纽扣”,正式现代拉链的雏形,但这一发明在最初并未受到重视,在 1918 年 经过瑞典人森贝克改良之后才开始商用。直到 1920 年代一战期间,美国古德 里奇公司将拉链的专利买下并开始大规模商用,从此拉链由于其便捷和与纽扣 类似的功能性,迅速替代纽扣的地位。

2)1930~1975 年:欧美开创合纤并完成转型,日本成出口大国,60s 末成衣 环节迁移到韩台港

实际上在 19 世纪末,日本已开始发展纺织业,1920 年棉纱产量达到 3814 万 锭(1900 年仅 114 万锭),20 年代末随着科学管理模式推崇和纺织设备升级, 日本棉纱业劳动生产效率高于英美。1910~1930 年,日本凭借低廉劳动力成本 从西方国家大量承接纺织业制造,1925 年日本纺织业出口占国内总额 68.5%。二战期间,日本纺织业受到严重影响,纺纱和纺织品的生产直到 1955 年才回 到正轨。50 年代日本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使全球工业开始部分向日本转移,此时 韩国、中国台湾纺织业才刚刚实现自给自足。拉链行业也随着这一波浪潮开始了第一次大的产业转移,日本开始替代美国成为世界拉链制造中心。60 年代,西欧和美国纺织业出口份额持续下滑,但通过大力发展合成纤维和高 端设备制造完成纺织业转型升级。日本天然纤维及面料增长放缓,通过推动化 纤发展令 60 年代末纺织业继续保持全球第一领先地位,但随着日本劳动力成本 急剧上升,日本快速转移成衣产能到韩台港,从成衣出口份额看,日本从 65 年 的 11%下降到 75 年的 2%,韩国、中国台湾则从 2%提升到 7~8%。

3)1970~1995 年:日本向高端技术和制造转型,韩台承担出口中心,90s 初 逐步剥离成衣环节

随着 60 年代末日本劳动力成本高涨,具备廉价劳动力和充分生产条件的韩台逐 步承担纺织业分工角色,1980 年日/韩/台纺织业出口份额 6.8%/6.2%/5.1%,而 韩/台出口主要以天然纤维和成衣环节为主(韩国成衣和棉纱出口份额约 10%)。此时日元升值加速日本纺织业萎缩,日本向高端纤维和面料研发转型升级。80 年代末韩国成衣出口份额达到峰值,与第一名的意大利基本持平,随后由于劳 动力成本上升,成衣环节陆续迁移到中国。

4)1990~2015 年:韩台寻找转型升级之路,中国从成衣环节起步,纺织业迅 速崛起至绝对领先

90 年代末,随着人口红利消退,韩/台成衣、纺织品出口先后式微。中国台湾开始发 展资本密集型的上游石化原料,韩国学习日本路径,加强高端纤维和面料开发、 先进设备投入和提升服装设计能力,往高附加值环节转型发展。随着 80 年代开 始的中国改革开放,中国大陆凭借绝对的人口红利优势和丰富的原料资源,在 90 年代初开始迅速承担出口角色,1995 年韩/台/中纺织业出口份额分别为 5.5%/4.7%/12.0%,而此时中国出口仍以成衣和棉纺纱面料为主。在纺织业迁 移的同时,拉链制造业也开始了第二次产业转移,拉链制造中心从日本移至中 国。21 世纪后,加入 WTO 和 MFA 协定废除双重利好下,中国纺织业发展一 骑绝尘,2015 年纺织品/成衣出口份额 37.8%/39.5%,同时承担了全球 70%的 合成纤维生产。

5)2010~至今:东南亚兴起,中国有低端产能迁移和高端产品快速增加趋势

2010 年后,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劳动力成本仅为中国 1/3 的东南亚新兴国家 兴起,承担成衣等终端加工环节。2019 年,越南/孟加拉/印度纺织业出口份额 分别为 5.3%/4.6%/4.5%,其中成衣份额分别为 6.5%/6.6%/4.4%。中国有部分 剥离低端环节的趋势,成衣出口份额下降至 34.1%,棉制面料出口金额从 2011 年至今减少 11%(合纤面料增长了 28%)。同时中国高附加值产品比例也在迅 速提升,2000 年特种纺织品比例仅 4.2%(日/韩/台 18%左右),2019 年达到 17.5%(日/韩/台 35%/18%/22%)。

全球纺织业复盘:百年历史,五轮大迁移,伴随产业结构升级

自第一次工业革命给纺织工业带来源源不断的动力后,全球纺织业共经历五轮 大迁移,从英国到美国,美国到日本,日本到韩台港到中国大陆,再从现在部分迁移到东南亚,转移伴随着经济发展与劳动力成本的提升以及贸易环境的变 化。从各环节迁移顺序看,成衣等偏向终端加工、具有劳动密集属性的产业率 先迁移,随后再到偏低附加值纺织品产能的迁移,最终到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 专注于高端制造和技术研发。从当前形势看,中国纺织业继续雄踞全球领导地 位,实现产业链纵向延伸,高附加值产业链环节正在蓬勃发展,低附加值终端 加工环节正向东南亚地区溢出。

1)19 世纪末~20 世纪初:起源英国,一战后迁移到劳动力和资源丰富的美国

第一次工业革命爆发,纺织工业起源英国,1851 年英国 60%的棉纺织品出口 到全球,占国内总出口的 40%,1890 年英国棉纺纱产量 4240 万锭(美国/日 本仅 1400/28 万锭),19 世纪末英国棉纺业原料棉花主要从印度殖民地大量进 口,具有成本低廉的相对优势。但随着一战爆发使得英国出口陷入低迷,加上 劳动力成本和原料相对匮乏,棉纺工业生产逐步由劳动力充足和资源丰富的美 国承担,20 年代,美国棉纱产量占到全球 50%以上。在纺织业蓬勃发展的同时,服装辅料作为伴生行业应运而生,起初服饰的辅料 以钮扣为主,主要用以“衣服的关闭”,1893 年美国人维特康·贾德森申请“移 动纽扣”,正式现代拉链的雏形,但这一发明在最初并未受到重视,在 1918 年 经过瑞典人森贝克改良之后才开始商用。直到 1920 年代一战期间,美国古德 里奇公司将拉链的专利买下并开始大规模商用,从此拉链由于其便捷和与纽扣 类似的功能性,迅速替代纽扣的地位。

2)1930~1975 年:欧美开创合纤并完成转型,日本成出口大国,60s 末成衣 环节迁移到韩台港

实际上在 19 世纪末,日本已开始发展纺织业,1920 年棉纱产量达到 3814 万 锭(1900 年仅 114 万锭),20 年代末随着科学管理模式推崇和纺织设备升级, 日本棉纱业劳动生产效率高于英美。1910~1930 年,日本凭借低廉劳动力成本 从西方国家大量承接纺织业制造,1925 年日本纺织业出口占国内总额 68.5%。二战期间,日本纺织业受到严重影响,纺纱和纺织品的生产直到 1955 年才回 到正轨。50 年代日本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使全球工业开始部分向日本转移,此时 韩国、中国台湾纺织业才刚刚实现自给自足。拉链行业也随着这一波浪潮开始了第一次大的产业转移,日本开始替代美国成为世界拉链制造中心。60 年代,西欧和美国纺织业出口份额持续下滑,但通过大力发展合成纤维和高 端设备制造完成纺织业转型升级。日本天然纤维及面料增长放缓,通过推动化 纤发展令 60 年代末纺织业继续保持全球第一领先地位,但随着日本劳动力成本 急剧上升,日本快速转移成衣产能到韩台港,从成衣出口份额看,日本从 65 年 的 11%下降到 75 年的 2%,韩国、中国台湾则从 2%提升到 7~8%。

3)1970~1995 年:日本向高端技术和制造转型,韩台承担出口中心,90s 初 逐步剥离成衣环节

随着 60 年代末日本劳动力成本高涨,具备廉价劳动力和充分生产条件的韩台逐 步承担纺织业分工角色,1980 年日/韩/台纺织业出口份额 6.8%/6.2%/5.1%,而 韩/台出口主要以天然纤维和成衣环节为主(韩国成衣和棉纱出口份额约 10%)。此时日元升值加速日本纺织业萎缩,日本向高端纤维和面料研发转型升级。80 年代末韩国成衣出口份额达到峰值,与第一名的意大利基本持平,随后由于劳 动力成本上升,成衣环节陆续迁移到中国。

4)1990~2015 年:韩台寻找转型升级之路,中国从成衣环节起步,纺织业迅 速崛起至绝对领先

90 年代末,随着人口红利消退,韩/台成衣、纺织品出口先后式微。中国台湾开始发 展资本密集型的上游石化原料,韩国学习日本路径,加强高端纤维和面料开发、 先进设备投入和提升服装设计能力,往高附加值环节转型发展。随着 80 年代开 始的中国改革开放,中国大陆凭借绝对的人口红利优势和丰富的原料资源,在 90 年代初开始迅速承担出口角色,1995 年韩/台/中纺织业出口份额分别为 5.5%/4.7%/12.0%,而此时中国出口仍以成衣和棉纺纱面料为主。在纺织业迁 移的同时,拉链制造业也开始了第二次产业转移,拉链制造中心从日本移至中 国。21 世纪后,加入 WTO 和 MFA 协定废除双重利好下,中国纺织业发展一 骑绝尘,2015 年纺织品/成衣出口份额 37.8%/39.5%,同时承担了全球 70%的 合成纤维生产。

5)2010~至今:东南亚兴起,中国有低端产能迁移和高端产品快速增加趋势

2010 年后,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劳动力成本仅为中国 1/3 的东南亚新兴国家 兴起,承担成衣等终端加工环节。2019 年,越南/孟加拉/印度纺织业出口份额 分别为 5.3%/4.6%/4.5%,其中成衣份额分别为 6.5%/6.6%/4.4%。中国有部分 剥离低端环节的趋势,成衣出口份额下降至 34.1%,棉制面料出口金额从 2011 年至今减少 11%(合纤面料增长了 28%)。同时中国高附加值产品比例也在迅 速提升,2000 年特种纺织品比例仅 4.2%(日/韩/台 18%左右),2019 年达到 17.5%(日/韩/台 35%/18%/22%)。

1780~1940 年:纺织工业起源,英国、美国、日本先后快速发展

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启纺织制造业发展的长河,伴随着工业革命的进程、经济发 展阶段与战争,纺织业在英、美、日先后得到迅速发展,各国凭借生产与贸易 完成初步资本积累。

英国:18 世纪第一次工业革命促成棉纺工业起源。18 世纪,纺织工业起源于英国,1781 年蒸汽机的发明促成第一次工业革命,给纺织业带来源源不断动力, 英国从印度殖民地进口廉价的棉花原料,生产优质的棉制品并出口到世界各地, 棉面料成功取代羊毛和亚麻制品成为欧洲最受欢迎的面料。在未来 1 个多世纪 里,英国主导着全球棉制品的出口权,1851 年,英国将近 60%的棉纺织产品 用于出口,占所有出口商品的 40%。直到 19 世纪末,英国纺织工业的生产能 力仍然占据全球一半。美国:19 世纪第二次工业革命推动生产力进步,美国逐步取代英国成为全球纺 织业贸易中心。19 世纪中期,第二次工业革命带来电力技术革新推动纺织业在 欧美各国迅速发展,美国凭借得天独厚的土地资源和劳动力优势大力发展棉花 种植和纺织业。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得英国的纺织产品出口陷入低迷,美 国逐步取代英国成为全球贸易中心,据澳大利亚棉花协会统计,1920s 美国的 棉纱产量占全球 50%以上。

日本:20 世纪上半叶纺织业快速成长,二战后产业重振,附加值升级。1882 年三井财阀投资成立大阪纺织公司为标志,政府开始大力发展缫丝、棉纺,1890 年日本棉锭产量仅 27.8 万(同年英国棉锭产量 4240 万,美国 1440 万),1920 年迅速提升到 3813.6 万。1910~1930 年,日本凭借较低成本的优势从西方国 家承接了大量的纺织品生产,1915 年日本纺织品出口总额占出口总额比例 43.1%,1925 年出口比重高达 68.5%,成为国民经济重要支柱,其中生丝和棉 丝比重 43%,在产业链中处于较为上游阶段,据《日本纺织工业百年历程与展 望》,1933 年日本棉纺业出口量超过英国。与此同时,日本棉纺企业推崇科学 管理方法,大力改进纺织设备,例如将粗纱机的生产过程缩减一倍,并在细纱 机中完成超级牵伸,使牵伸比从原来 15 倍提升到 30-50 倍,生产效率得以大幅 提高。据统计 1933 年日本棉纱业劳动生产效率指数(按劳动每小时棉纱产量 编制)达到 225,反超美国和英国的 165/120。经济危机和二战影响日本出口, 但产品附加值有所提升:1930~1945 年,受到昭和经济危机和二次世界大战的 影响,日本整体出口受到冲击,其中纺织物出口下滑更快,出口比重在 1940 年下降到 42%。在出口产品结构上,相比生丝和棉丝,纺织物和纺织机械等较 高附加值产品的比例有较大幅度提升。

1940~1970 年:美欧开创合成纤维完成转型,日本壮大,韩台起步

欧美纺织业向东亚迁移,开创合成纤维,并完成产业向高端制造和技术的转型;日本凭借较好的工业基础紧跟欧美步伐发展合成纤维;韩、台纺织业从进口为主 到自给自足再到出口导向,一方面快速承接从日本迁出的天然纤维、成衣环节, 另一方面中国台湾在棉纺业出口受限后,大力发展合纤事业,产品附加值具有优势。

欧美:开创合成纤维,纺织业迁移至东亚并完成转型纺织业由于美欧劳动力成本的上升逐步向有成本优势的东亚迁移,据统计,1962 年美国/英国的纺织品出口份额仅 8.3%/11.8%,成衣出口份额仅 6.0%/7.3%均大幅 低于同期日本,且仍有继续下滑的趋势。与此同时,欧美纺织业正在快速转型升级, 一方面发展纺织机械等高端制造领域,另一方面,开创合成纤维,引领纺织业变革。

欧美开创合成纤维,石油化工推动合纤工业化,纺织业进入新纪元。1939 年美国 杜邦公司实现尼龙 66 纤维工业化生产,1940 年德国法本公司实现尼龙 6 纤维工 业化生产,1953 年和 1955 年美国杜邦和英国 ICI 先后建成涤纶纤维生产基地。合 成纤维具有优良的服用性能和不受自然条件影响的优势,加上 50 年代末全球石油 化工行业的迅速崛起为合成纤维工业提供充分的新原料,合纤原料由煤和电石向石 油和天然气转换,从而推动了全球合成纤维行业的爆发式增长,1950~1970 年全 球合成纤维产量从 6.9 万吨提升至 470 万吨,纺织业逐步进入了由合成纤维引领的 时代。而由于合成纤维在当时具有较高难度的生产技术和条件,全球的合成纤维主 要集中在美国、西欧、日本三个发达国家/地区,1970 年美国/西欧/日本占全球合 纤产量比重分别为 32%/31%/21%。

水性色浆

水性色浆
日本:战后纺织生产和出口快速恢复,合成纤维驱动增长,成衣迁出

战后迅速恢复,纺织产能附加值提升但相比美国仍有差距。1937~1945 年,受到 二战和中日战争影响,日本纺纱量和纺织物产量直线下滑,1945 年日本纺纱产量 低至 5.1 万吨,纺织品合计仅 1.2 亿米。1947 年日本再次恢复纺织品生产和出口, 1960 年日本纺纱产量已达到 111.6 万吨,纺织面料合计 61.7 亿米,纺织业出口额 12.2 亿美元,占全国出口额比重的 30.2%。而在 1960~1970 年,纺纱量和纺织面 料产量的增长放缓,主要是由于天然纤维和面料产量增长停滞,合成纤维和面料仍 在较快速增长。1970~1972 年日本一度超越欧美成为全球产业链中出口第一的 OEM 的基地,且由当时更高附加值的合成纤维及其纱线、织物主导,逐步减少当 时低附加值的天然纤维产能,但是相对战后转型发展纺织机械工业以及高端化纤技 术的美国而言,日本纺织业仍是建立在大量劳动力和生产资源投入上,经济增长方 式较为粗放。

中国台湾:大力发展资本密集型石化原料,助力合成纤维和面料成支柱产业,成衣产能逐步迁移

资本密集型产业石化原料工业蓬勃发展:合成纤维和面料的上游产业石化工业属于 资本密集产业,早期投入高且风险高。中国台湾政府积极推动石化行业发展,1968 年 中国台湾第一个轻油裂解厂完工投产,同时政府也推动台塑参与成立台湾氯乙烯公司, 放弃原有电石生产法,改用一轻的产品氯乙烯生产 PVC,台塑得以拓展上游石化 领域。1973 年类似轻裂的乙烷裂解厂投产,二轻也于 1975 年完工启动,随后中国台 湾石化产业进入蓬勃发展期,据统计 1976~2004 年中国台湾合纤石化原料产量从 5.7 万吨提升到667.4 万吨,快于同期合纤产量增长(从34.2 万吨提升到307.7 万吨)。

上游丰富原材料助力下,合纤和面料成支柱产业,成衣产能逐步迁移。随着上游石 化原料放量,越来越多厂商加入合纤工业,利用轻裂厂的基本原料加工,推动中国台湾 合成纤维和面料的快速增长。1970~1998 年中国台湾合纤工业受到 70 年代两次石油危 机的冲击,但聚酯丝产量仍从 10.5 万吨提升到 175.5 万吨,聚酯面料产量从 0 提 升到 19.8 亿平方米。从纺织业产值看,合成纤维和面料的产值持续稳步上升,2004 年达到 57.5%,成为中国台湾纺织出口的支柱,合纤和面料产值提升加速了中国台湾纺织品 的出口,1997 年中国台湾纺织品全球出口份额达到 7.6%,位列全球第六,其中中国大 陆是重要的出口地区。而与此同时,成衣产值占比在 1991 年达到 53%的最高点后 开始迅速下滑,成衣出口份额也自 1984 年后持续下滑,这部分附加值较低的产能 逐渐转移到中国大陆、东南亚等新兴国家地区。

水性色浆
中国:纺织业快速发展,实现产值和出口全球领先,以天然纤维面料以及成衣 制造等较低附加值环节为主

1980 年前:纺织业起步→棉纺业世界第一→天然纤维和织物出口大国。新中国 成立后,中国开始发展纺织工业,1952 年 纺织工业总产值为 94.3 亿元,1971 年国家领导人接见美国友人斯诺时首次对 外宣布中国棉纱产量 203.6 万吨,棉布产量 91.5 亿米,已居世界第一。1978 年纺织工业产值上升至 473.2 亿,占全国工业总产值 11%,其中棉纺织印染业 比重超过 60%,其次是针织、丝绢和毛纺织业,化纤比重仅为 6.9%。与 1952 年相比,1978 年全国棉纺锭/棉纱增长 2.1/4.4 倍,化纤产量从 0 到 28.5 万吨。1984 年中国停用布票和絮棉票,实现棉布自给自足。

从出口看,1952 年纺织品出口金额 0.43 亿美元,1980 年达到 25.4 亿美元, 超过韩国和中国台湾水平(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分别为 51.2/22.1/17.7 亿美金),主要出 口产品基本以初级原料为主,包括棉纱、棉布等,合成纤维和面料出口很少。

1980~2000 年:纺织业出口领先,合纤产量全球第一;出口仍以天然纤维面料、 成衣为主

改革开放后,中国充分利用劳动力充足和资源丰富优势,加快承接全球纺织服 装产业链中低端环节,实现纺织工业高速增长。1980~2000 年,纺织工业总产 值由 666.6 亿元增长为 7072.0 亿元,约占全国工业总产值的 15%。其中化纤 工业产值占比提升,棉纺印染工业占比下降,20 世纪末,较高附加值的化纤工业所占比重由 7.5%上升到 15%,而棉纺织印染工业则由 60%降低到 30%。

出口以天然纤维面料、成衣为主,合纤和面料仍较弱:1987~2000 年中国纺织 出口超越日本,并总体略胜于韩国和中国台湾,已成为出口大国。但具体到出口种 类与日韩台不同,2000 年中国棉制面料达到 31.3 亿美金,是同期韩国的 4.5 倍左右,天然纤维/面料出口占比均较高于合纤和合纤面料。此时虽然中国合纤 产量从 1990 年的 136 万吨快速提升到 1999 年的 510 万吨位列世界第一,但 合纤出口不足韩国同期的 1/20,绝对金额仅达到韩国 1985 年前后的水平,合 纤面料出口也仅为韩国的 70%。

中国快速承接成衣出口地位:1987~1997 年中国与日韩台的出口份额呈现“剪刀差” 走势,10 年间中/日/韩/台成衣出口份额分别+9.1/-0.6/-8.2/-5.1p.p.,中国正在快速 承接发达国家/地区较低附加值的成衣加工环节。

2000 年~至今:日韩台转型,中国深度参与全球分工,东南亚承接溢出

90 年代末至今,日韩台纺织业份额持续下滑,保留部分高附加值纺织品产业;中国纺织业持续雄踞全球领导地位,实现产业链纵向延伸,向高附加值纺织品 升级,而下游低附加值产业向东南亚地区溢出。

1)从纺织品看,1997 年后韩国/中国台湾纺织品出口份额经历拐点,随后逐年下滑, 此时中国大陆出口份额加速上升,提升 26p.p.达到 33.9%,越南/印度也开始承 担少数纺织品制造产能,出口份额小幅提升 2~3p.p.。2019 年,中国、印度、 德国、美国依次是纺织品出口前四大国家。

2)从成衣看,韩国/中国台湾已基本完成成衣出口环节的剥离,中国大陆出口份额在快速上升至 12~15 年拐点 37%+后开始下滑,2019 年仅 33.7%。越南,孟加 拉等东南亚国家开始承担部分成衣制造和出口,近 10 年出口份额提升 3.3/2.6p.p.,接近翻倍。2019 年,中国、孟加拉、越南、意大利依次是成衣出 口前四大国家。

3)从纺织纤维看,全球合成纤维产量快速增长,而天然纤维产量基本稳定。90 年代合纤产量超越天然纤维,2020 年合纤产量达到 7410 万吨,约为天然纤维 的 2.6 倍。目前全球约 73%的合成纤维在中国生产,而曾经的合成纤维大国日 本/韩国/中国台湾/美国逐年下滑。

水性色浆
韩国:纺织业外迁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积极开发先进材料,寻求升级之路

随着韩国纺织业劳动力成本高涨,发展中国家/地区利用劳动力成本充足和廉价的 优势迅速抢占份额,自 90 年代末韩国纺织业出口份额开始迅速下滑,90 年代占国 内总出口比重从 21.7%下降到 10.4%,作为国内曾经的支柱产业,对国内经济增 长产生较大负面影响。韩国政府开始积极推动纺织业升级,一方面学习日本 70,80 年代的海外投资策略,将成衣缝制、制造等低端环节转移至中国及东南亚新兴国家, 另一方面加速纺织材料产业与 IT、BT、NT 融合发展,向技术研发和设计创造高附 加值环节过渡,加大功能性纤维、绿色纤维等差异化材料和纺织品的开发。1990 年日本先进纺织品专利申请数是韩国的8.8倍,而2000 年这一数值缩小到1.4倍, 2003 年韩国有追赶日本的趋势。目前,韩国的纤维技术仅次于美国、日本、欧盟, 居于全球第四位,拥有一定的碳纤维生产能力,氨纶及低熔点纤维等品种的国际市 场占有率居世界首位,纤维素材料占有率居世界第六位。

合纤、纺织品、成衣均成为世界中心,但纺织经济支柱作用逐步弱化。在 2001 年 中国加入 WTO 和 2005 年 MFA 协定废除利好下,中国纺织服装出口快速攀升已 然成为全球纺织中心,纺织品出口份额持续上升至 2019 年达 38%,成衣出口份额 在快速上升至 12~15 年拐点 37%后开始下滑,2019 年仅 30%,一部分产能由东 南亚新兴国家承担。同时合成纤维产量也在快速攀升,从 1999 年 510 万吨提升到2019 年 5433 万吨,占全球产量 73%。但即使如此,纺织品和成衣出口占国内总 出口额比重逐年下滑,纺织品从 1987 年的最高 17.1%下滑至 4.8%,成衣从 1993 年最高 20.1%下滑至 6.1%,纺织产业支柱作用有所弱化。关键词:色浆厂家,色浆,色浆涂料,水性色浆,油漆色浆,乳胶漆色浆,通用色浆,UV色浆,双组分涂料色浆,涂料色浆厂家,涂料的色浆,油漆涂料。

出口结构:合成纤维和面料迅速提升,高附加值产品比例加速追赶,但仍有差距。从面料出口结构看,合纤面料增速更高,于 2003 年超过棉制面料,2019 年出口 金额达到 206 亿美元,是棉制面料的 1.65 倍。从纤维出口结构看,随着国内合纤 产能快速扩张,合纤出口金额 2019 年的 15.3 亿美元,相比 2000 年增加 39 倍, 占全球合纤出口的 49.4%,而天然纤维仅增长 50%。但在合成纤维产量高速增长 的背后,也有产品同质化、同业竞争激烈和创新不足问题。从高附加值品比例看,以高技术高附加值被称为纺织业竞争力标志的特种纺织 面料在中国纺织品总出口比重逐年提升,2000 年仅 4.2%(日/韩/台 18%左右), 2019 年达到 17.5%(日/韩/台 35%/18%/22%),有赶超韩国趋势。但是我国发 展特种纤维历史较短,在新材料的开发以及产业链扩展方面的技术实力较弱, 存在自主创新能力不足、碳纤维等高端产品严重依赖国外进口的问题。

来源:未来智库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